服装市场:嬗变最是“流行风”
主页 > 开店 > 进货 >

网络整理2017-10-17 08:59

生意宝08月24日讯  

  “我们也要靠天吃饭”

  说做服装生意也要靠天吃饭,不管你信不信,反正张建军信。

  “今年上半年雨水天多,把我害惨了。”衡阳人张建军抱怨,“老是下雨,有几个人上街逛街买衣服?生意哪能好?搞我们这一行,吃饭也要看老天脸色咧!”

  作为乔丹品牌怀化区域经销商,他一直跟厂家合作经营,眼下在怀化城区一共经营着5个乔丹体育用品暨运动服装店。代理乔丹十七八年以来,他总的感觉是运动服装生意跟其它服装生意一样,越来越不好做,“我估计如今做服装的有80%不赚钱,有40%纯亏”,很多时候都在“靠天吃饭”。他特别怀念2004年到2008年前后,那时生意最好做,钱也好赚,基本上是店子里挂出什么,消费者就追捧什么,购买什么,“流行风”基本上是个“卖方市场”。他认为如今服装生意不大好做,大的经济环境比较疲弱,拖了这个行业的后腿。

  邵阳人黄桂强在怀化做服装生意20多年,牌子一共做了不下10个,正牌先是罗蒙然后是劲霸,做劲霸10多年,在鹤洲路和城市中央,开有两个劲霸专卖店,最近5年来却已亏损上百万元。他说目前生意比修路时还差。他很怀念2008年前后的经营盛况,那时他平均一个店子,每月销售额在10万元以上,最多时14万元,如今两个店子加在一起,月度销售额不过区区4万元左右,只是以往一个单店的零头。到怀化做服装生意以来,先是鹤洲路、然后是人民路,接着是府星路、然后又是鹤洲路,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店子搬了七八回,不是修路就是挖地道,每搬迁一回,几十万元装修就打了水漂,令他大伤元气,直至今日大亏。他说租金也涨得厉害,细数一二,自己所搬迁入住过的路段,都是阶段性“黄金码头”,店租常常有风起浪无风也起浪,应声而起追涨杀跌,让人应接不暇无可奈何,“特别是最近三年,(同行中)大部分都亏损,厂家也亏了,有的倒闭了,只有房东赚了。”

  张建军介绍,如今男装女装都讲究开专卖店,大家赚钱都不容易,他说天气因素对服装生意影响确实很大,有时甚至是威胁。他直言,前年以来屡屡呈现的暖冬现象,让他店里的棉衣总是积压多半难以卖掉,而四五六月动辄漫长雨季,导致客源稀少,生意清淡,“今年七月份下了二十几天的雨,你说这生意怎么做?”他发现如今每年3月到6月雨季,服装生意最难做,生意最惨淡,“这段时间大家都要赔本,但是赔本也要做。”

  网店,你的名字是“对冲”

  怀化国际商贸城2260号门面系4个门面打通连接而成,店主汪友珍在此专做女装。她是溆浦桥江人,先在老家做了四五年服装生意,然后搬到怀化华丽市场又是四五年,接着位移至金帝服装大市场,一干又是十二三年,直到去年国际商贸城开业,转投此地而来。“我主要做夏装和冬装两大类,夏天主要做旗袍,冬天主要做双面呢即羊毛大衣和皮草,一共四五个品牌。”她说自己当前主攻么尚洗发水和美人计瘦身衣,初步算算,批零兼营的服装生意每月给她带来四五十万元销售额,除了怀化城区外,溆浦、贵州周边地区也是她的业务大本营,大小客户加起来上百个。记者表示据说现在的服装生意不大好做,她称自己还好,“生意好不好做,主要看本人是否懂营销”。她主打中端价位,冬装单价一般七八百元至几千元,最高上万元;夏装多为上百元至上千元。她认为服装生意前些年的确好做一些,现在差一点,“大部分人都感觉差一点”,因为做这一行的人太多了,越来越多,而市场容量相对有限。“我发现网店生意对我们这一行冲击蛮大。”她说,不少传统顾客的消费能力也在不同程度下降,讲究高大上的越来越少,追求中低端的越来越多,所以要根据市场变化,及时调整经营策略,注意高低端搭配,才可能把生意做好。

  如火如荼的网络销售,显然对服装实体店经营形成围剿之势,一刻不停地“对冲”着后者勉力而为的营销努力。“网店对实体店冲击太大,越来越大。”21岁的麻阳小伙滕召贵正守着他的门面,用心经营着服装生意。他家服装生意是他老爸20多年前开起的,起初在怀化华丽市场,然后辗转深圳、广州、佛山等珠三角城市,旋即又回到怀化安营扎寨。滕召贵本人高中毕业后先在广州体验了一把生活,帮一家专做日本料理的店子打杂,随即逗留深圳,半年多后奉召回家,接管家族生意,主攻少妇装束,有三四个品牌,进货渠道散布于株洲、杭州、广州、武汉等地,套装、单件、裤子一应俱全,以裙装为主,旺季时平均单价100元-300元左右,淡季时的清货价多在88元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