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审美潮流感找到进货渠道 开个潮店赚营生
主页 > 开店 > 进货 >

网络整理2017-12-25 11:34

  只要能够保持自己审美潮流感,并能找到进货渠道,你就可以试着开家小店了。如果再把店搞出点特色,黏住一批老主顾,生意就慢慢做起来了。并且你还要记住,你永远不能低估制造潮流的人。

  叶琦今年28岁。2008年这个热闹的夏天对于他来说,有好几件值得高兴的事。

 
 
 
除了很快要升级做爸爸之外,他的第3家服装店也已经在上海陕西路上顺利开张。“这是第一个月,目前情况还不错。一个新店如果能撑过前5个月,问题就不大。”叶琦戴一副黑框眼镜,身材敦实,总是斜背着一个包,好像要随时准备收钱。

  成为3家经营良好的服装店老板,这是8年前带着4万块钱、刚开始在襄阳路市场守铺子的叶琦完全不敢想的事情。8年过去,当年襄阳路市场里那个9平米不到的小档口早已不复存在,他的生意倒是越做越大—店铺都开在城中的一级商圈,拥有五六十个忠实且出手不凡的老客人,供货渠道优质而稳定。“但所谓的第一桶金,还真是在襄阳路市场淘到的。”叶琦笑着说。

  叶琦一直坚持做日本风格的服饰。2000年,叶琦通过服装外贸公司朋友的帮助,拿到一些日本单子在襄阳路市场出售。当时I.T尚未进入上海,大众对于日本的潮流品牌还非常陌生。“当然我也不是很懂,但我相信这是好东西,我也看很多时尚杂志,认为这会是将来的趋势。”叶琦一半懵懂一半坚定地开始了他的服装生意。

  为了保持出货速度,他坚持每天进货,为此奔波于江浙沪之间,现在被中国的潮人们熟悉的POU DOU DOU、RAY CASSION、ZUCCA等等,当时就是叶琦经营的主要品牌,“一件冬天的羊毛外套也不过两三百块,很快就吸引了不少识货的香港、台湾人,他们都是成打地买,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批发。”店铺比较简单,叶琦就薄利多销,每日的营业额能够保持在2000元左右。

  当叶琦在襄阳路越做越顺的时候,2003年,熊伟也迈出了他开服装小店的第一步。他在当时还比较冷清的静安寺伊美广场里找了一个七八平米的小间,一咬牙租了9年。他是看中了静安寺周边的成熟商圈,交通方便,“逛完南京西路之后,就直接走到我这里来了”。但那时候正闹SARS,市道萧条,租金也相对便宜。“我倒觉得是个出手的好时机,不过我也多少带了点儿赌一把的心态,9年已经是跟商场物业能签的最长期限。”

  这一年,《瑞丽》等日系杂志大受欢迎,日本风格在上海已经有了不少追随者,熊伟给自己小店的定位是:成熟的日本女装店,主打品牌为23区、ICB等等,瞄准已经工作了三四年、有一定消费能力的职业女性。不过半年之后熊伟发现这种想法并不正确。

  “职业女性并没有很多时间逛街,有时间也大多去大型的购物中心,我每天看得最多的还是刚开始工作的年轻女孩子或者学生。”没多久,I.T将不少日本品牌引进上海,熊伟觉得自己改变的时机到了,他开始转做年轻的日本潮牌和设计师品牌。

  现在,在熊伟窄小的店铺里,衣服沿墙壁挂了一圈,当中则堆着很多巨大的装满皱巴巴衣服的黑色塑料袋,几乎不容人转身。“现在许多老客人都要求我不要把新货挂出来,担心被别人买走”。所以初次经过这家店的人难免会吃惊于这杂乱拥挤的场面,因为那实在不像是一副认真做生意的样子—原先的橱窗基本空置,挂起来的衣服也没有熨烫,更多的则是堆在地上。

  对于熊伟来说,这却是经过市场检验的结果。“我一开始也认真装修,精心打理,但毕竟店面太小,随着客人多起来熟起来之后,很快就发现那些场面上的事情不再重要了,最重要的还是得保证不断有好货。”改变收到了成效,熊伟发现生意变得好做了:“毕竟不能跟长乐路、新乐路比,这里是地铁商场,房租相对便宜,自然货品价格也低了很多,好的月份也能做到五六万元的营业额。”

  叶琦离开襄阳路之后的第一家店也经历了同样的变化。这家开在陕西路长乐路口的小店,从地理位置上来讲是绝对的黄金口岸,但与四周尽力叫卖的店铺大相径庭的是,付着那么贵的房租,叶琦却好像并不怎么愿意开门迎客。如果是在工作日,每天的16点以前,这里经常店门紧闭,拉着一张大帘子。

  “一开始当然不是这样,我从襄阳路出来的时候摩拳擦掌,想好好弄一个店做,也算是精心装修布置了一下。”但随着熟客的积累,叶琦发现不用把营业时间拉得那么长,比如上午基本都是无效时间。“那时候逛街的人少,而且我的很多老客人都是下班之后从公司绕过来买,有的还会提前跟我约好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