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包银”首饰居然骗过了典当行
主页 > 奢品 > 配饰 >

网络整理2017-11-01 16:43

  把你们一网打尽。

  张叶 绘

  弟弟带着两个亲姐姐,驾车由湖南郴州赶到江苏行骗。他们用事先准备好的镀金首饰,冒充足金首饰,并持他人身份证找典当行行骗,短短3天之内就得手17笔,骗得南京、扬州两地多家典当行近10万元。近日,南京鼓楼法院以诈骗罪分别对姐弟仨处以刑罚,其中两人被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三姐弟来宁用镀金首饰骗当铺

  2012年11月,25岁的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人钟建奎向姐姐钟利娟、钟伟利提议,用“金包银”镀金首饰冒充“千足金”首饰,到典当行实施诈骗。两个姐姐在听了弟弟的提议后,一致表示同意。姐弟仨达成合谋后,钟建奎即购买了若干条镀金项链和手链,之后3人又分头行动,弄来多张女性身份证及当地的手机卡等诈骗工具。一切准备就绪后,姐弟仨于12月初驾车赶到南京,准备大干一场。

  到南京后,三人通过沿路寻找和导航搜索的方式查找典当行的位置,伺机作案。12月3日10时许,坐落在南京水西门大街上的江苏某典当有限公司首先进入3人视野,于是他们便决定先从这家典当行开始下手。随后,由大姐钟利娟持一蒙姓女子的身份证进入典当行,找典当行有关人员洽谈典当事宜,典当行工作人员未能发现破绽,钟利娟轻松将一根重21克的镀金手链冒充千足金手链骗得典当款4776元。后经鉴定,该金属手链质量为21.07克,其中足金(注:999‰金)质量仅为2.88克,其余成分均为银。

  扬州作案后被民警盘查落网

  首次轻松得逞后,姐弟仨信心大增。半小时后,3人又来到建邺区云河路上的一家典当行,这次由二姐钟伟利持一麦姓女子的身份证入店洽谈典当事宜,该典当行工作人员因做成业务的心情迫切,未能认真比对身份证,使钟伟利得逞,骗得典当行5939.6元。后经鉴定,该重20.7克的镀金手链,足金成分仅3.44克。

  仅12月3日这一天,姐弟仨就在南京一口气骗了11家典当行,骗得款项6万余元。次日,3人仍在南京作案,又一口气骗了三家典当行,如此,南京的典当行凡能被姐弟仨找到的,几乎都被骗了一遍。通“吃”南京的典当行后,“总指挥”钟建奎又带着两个姐姐北上,打算到扬州再狠捞一把。

  12月5日中午到达扬州后,姐弟仨马不停蹄地开展行动,到处寻找作案目标。这天12时许,3人经汽车导航引路,找到扬州市扬子江中路上的一家典当行,锁定目标后,由钟利娟持一冯姓女子的身份证,以重20克的镀金手链冒充千足金手链骗得典该当款5364.8元。当天下午,姐弟仨连骗了三家典当行,得款近11000元。当晚,他们驾车行至扬州市江都区新都路附近找旅馆时,遇公安盘查,三人做贼心虚,引起盘查民警的警觉。后民警从车上查获大批现金及一批金属手链、项链、戒指、耳钉、当票及他人身份证等,由于3人均不能说明物品来历及驾车至江都的目的。在接下来的盘问中,姐弟仨不得不交待了在南京、扬州的诈骗犯罪事实,并由此归案。

  “金包银”首饰被没收,不折抵损失

  今年7月中旬,此案被检察机关公诉到鼓楼区法院,检方指控,三人诈骗金额96806.05元。案件审理中,三名被告人对被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不持异议,但辩称有自首情节,同时指用于行骗的金属首饰价值达3万元,该款项应从诈骗总额中扣除。鼓楼法院审理后认为,钟建奎等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且系共同犯罪,作用相当,不宜区分主从犯,但三人在犯意的提起、犯罪工具的准备及具体诈骗行为的实施等方面有所不同,量刑时可酌情予以区分。三被告人被抓获时,公安人员当场查获若干可疑物品,并认为三人有重大犯罪嫌疑,所以不能视为自动投案。

  对于三被告人提出的用于诈骗的首饰价值3万余元,故给典当行造成的实际损失应为6万余元的意见,法院认为,三被告人用于诈骗的金属首饰具有一定价值,但该首饰系三被告人准备的犯罪工具,案发后均被依法扣押,属于应没收的物品,不可发还被害人以折抵其损失,因此该案给被害人造成的实际损失应为各被害人被骗的典当价,即共计96806.05元。8月27日,法院以诈骗罪,判处钟建奎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五万元;钟利娟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五万元;钟伟利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五万元(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通讯员 李自庆

  扬子晚报记者 罗双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