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研发30多年,没建成一座商用供热堆——  核能供热,还要等多久?

  本报记者 陈 瑜

  我国北方已进入采暖季。近年来饱受雾霾天气困扰,清洁供热能源的替代需求愈发强烈。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开始核能供热反应堆研发,30多年来却始终未能迈出实质性一步,至今没有建成一座商用供热堆。

  人们不禁要问,核能供热,还要等多久?

  未被列入国家科研计划 池式供热堆示范工程立项后无法继续

  核能供热并非新概念。早在半个世纪前,北欧就有核能供暖。

  “核能供热的突出优势表现在低温供热上。”清华大学核能技术设计研究院(以下简称核研院)教授田嘉夫告诉记者,与锅炉燃烧原理不同,核裂变反应可以在任何温度下发生,如果仅仅要求供应低温热,反应堆可在低温低压条件下工作,能简化反应堆结构、提高安全性并降低造价。

  1981年,我国学者提出研究开发“核能低温供热”的倡议。

  核能所(现核研院)向国家科委申报的“核能低温供热”研究项目很快获批,并在“六五”期间获得支持。

  1983年,核能所通过改造一座2兆瓦池式研究堆,为附近厂房成功供暖一个冬季。

  但这仅仅是演示,要替代煤炭实现有经济竞争力的供热,还需要满足集中供热要求,将功率提高到200兆瓦以上、供水温度提高到90℃。

  经过努力,研究人员创造性地提出了“深水池式供热堆”,该堆采用主流堆型之一的池式供热堆方案,将堆芯放在一个开口的深埋地下的钢筋混凝土容器内,利用水层的静压力提高出口温度,以满足供热的要求。该技术曾在1985年获得我国第一批发明专利授权。

  但因为种种原因,深水池供热堆未被列入国家科研计划,只有少数人员自愿组成研究小组继续设计研究和开发工作,导致天津和阜新的核能供热示范工程立项后无法继续。

  技术问题明显 壳式供热堆示范项目搁浅

  田嘉夫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全世界12个国家的大多数技术方案不是池式堆,而是壳式低温供热堆——通过简化核电站技术,设想将压力壳变成低温低压容器。

  走在最前面的苏联于1981年在高尔基市开工建造了2座500兆瓦商用壳式供热堆——AST-500。1983年德国也设计了与苏联技术方案完全一样的壳式供热堆,并与我国合作研究,核能所随之启动了壳式供热堆研究。

  核能所决定先在院内建造一个5兆瓦壳式供热实验堆。1989年,该堆建成并为附近厂房供热。

  但这仍是一种演示,不能表现堆型达到实用规模后的安全性和经济性。在随后200兆瓦壳式供热堆设计中,科研人员发现很多安全和经济方面的问题。

  核能所派人去高尔基市,参观和访问了正在建设的AST-500,却被告知,该市已完成75%投资工程量的两座堆,以及其他两座城市开工的同样型号的壳式供热堆,都将被停建拆除。

  德国人也认为此堆型有问题,随后退出了与我国的合作研究。

  田嘉夫后来从一些资料了解到,在2兆帕压力下,AST-500供热堆要求的大口径安全阀无法满足,这是壳式供热堆没能继续建造的重要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2000年以前,我国200兆瓦壳式供热堆曾在哈尔滨、长春、吉化、大庆和沈阳等城市开展了示范供热站的工程前期工作,但因为技术问题明显,工程一再拖延,2002年,沈阳宣布壳式堆核供热准备示范的项目停止工作,核供热项目再没有进展。

  首要问题是降低造价

  近年来,随着人们对大气质量的关注,核能供热再次受到关注。

  2017年11月,中核集团正式宣布:泳池式轻水反应堆49-2堆安全供热满168个小时,具备为原子能院部分办公楼供热、功能演示及实操培训等能力。当天还发布了实现区域供热的“燕龙”泳池式低温供热堆。

  与此同时,中广核正携手清华大学共同推进壳式供热堆NHR200-Ⅱ低温供热堆技术示范项目落地。国家电投研发的微压供热堆HAPPY200也于2017年完成总体方案迭代及优化,并进行了候选厂址的调研勘察。

  “我觉得无论是哪种技术路线,遇到的共同问题是如何通过系统优化,提高经济性。”中核集团“燕龙”泳池式低温供热堆总设计师柯国土说,过去一年,团队干的一件大事,是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提高经济性。此外,对“燕龙”示范堆建议厂址徐大堡进行了初步设计,形成初步安全报告。“49-2堆只是研究堆,在此基础上放大100倍的‘燕龙’是动力堆,会给技术、安全管理带来新变化,同时供热堆靠近城镇,需要增进公众对核能区域供热的认知度和接受度。”

  (科技日报北京11月21日电)

  11月15日电 在今天的商务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高峰指出,2018年“双十一”当天全国网络零售交易额超过3000亿元,同比增长约27%,再创历史新高。“双十一”我国网络零售市场呈现国际化程度进一步提高、配送效率进一步提升等特点。

资料图:昆明一物流配送网点的工作人员分拣快递。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资料图:昆明一物流配送网点的工作人员分拣快递。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会上有记者问:请问今年双十一期间线上线下的数据是否已经出来了?能否透露一下今年双十一电商购物节的成交情况。您认为今年双十一我国消费市场出现了哪些新的特点?

  高峰介绍,根据商务大数据监测,2018年“双十一”当天全国网络零售交易额超过3000亿元,同比增长约27%,再创历史新高。今年“双十一”我国网络零售市场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国际化程度进一步提高。从11月1日至11日,跨境电商进口商品销售额超过300亿元,日本、美国、韩国、澳大利亚、德国位列进口来源国的前5位,国内某知名电商平台一家就引入75个国家和地区的近1.9万个海外品牌商品参与促销。同时,有200多万海外消费者在我国电商平台上消费近30亿元。

  二是消费向年轻人和三四线城市居民延伸。新增的网购人群主要是年轻人和三四线城市居民,80后、90后年轻消费群体占比超过70%,成为此次消费的主力军。

  三是品牌消费趋势明显。消费者更倾向于购买知名品牌商品,其中国产品牌更加受到青睐,“双十一”销售额前10名的品牌中,国产品牌占了6个;销售量前10名的品牌中,国产品牌占8个。中华老字号的销量超过28亿元。

  四是业态模式更活。除了传统电商平台外,社交电商成为市场的新增量,更好满足了消费者个性化、多元化的需求。

  五是配送效率进一步提升。凭借大数据、智能仓储、物流机器人等新技术的广泛应用,今年“双十一”电商物流效率进一步提升,配送时效由以天为单位向以小时和分钟为单位迈进,物流配送更加高效、精准。

  六是线上线下加速融合。数百万家线下实体店参与了此次“双十一”的促销活动,各大电商平台也大力发展线下业务,推动线上线下联动的全渠道购物。

  海外网11月13日消息,据法新社报道,美国官员表示,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山火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升至42人,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致命的山火。

  此前尤特县警方称,目前还有200多人失联,估计死亡人数将进一步上升。消防人员预计,此次山火可能需要3周时间才能受控。

  据报道,此次山火摧毁帕拉代斯附近多达6700间民居或商铺,整个小区几近夷为平地,多辆停泊的汽车烧毁。

  山火已摧毁4.05万公顷树林,只有约两成火场面积受控,101号高速公路局部封闭。

  11月11日,加州南部的洛杉矶县消防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局长达里尔·奥斯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消防部门对于过火区域内尚未燃烧的物体保持高度警惕,包括建筑物和树木等,因为它们有可能会形成新的火情。达里尔·奥斯比还表示,消防部门已经派出了所有可用的消防员,将会尽一切办法扑灭大火。他再次向民众强调了火势的严峻程度,呼吁未撤离的民众抓紧时间撤离。

  (原题为《美加州火灾已致42死 成美国历史上最致命山火》)

  11月12日电 综合报道,加拿大总理特鲁多12日表示,加拿大情报人员已经听过土耳其共享的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录音”。

  卡舒吉10月2日进入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办理与结婚相关手续,随后“失踪”。沙特方面25日承认他死于“预谋犯罪”。目前卡舒吉的遗体仍未找到。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0日证实,土方已经与沙特、美国、德国、法国和英国共享关联卡舒吉遇害的录音。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称,加拿大情报部门和土耳其当局就卡舒吉案密切合作,土耳其向加拿大简报了土方所掌握的信息。特鲁多表示,加拿大情报人员已听过关联卡舒吉遇害的录音,他本人还没听过。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发言人12日也表示,英国外交大臣亨特将向沙特当局施压,要求采取更多作为,为卡舒吉案伸张正义并追究相关责任。

  11月12日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12日上午,韩国二战劳工案的原告律师和日韩两国支援团体来到被告日本东京新日铁住金总部,要求其同意赔偿。

  该公司拒绝了原告方面的会面要求,并让保安在接待处传达该公司表态,称,“(原告方面的要求)与《日韩请求权协定》,以及日本政府的见解相悖,感到遗憾。”

  随后,原告方收回了准备递交的要求书,在再次要求会面后离去。

  律师林宰成语气强硬地表示:“让连公司职员都不是的保安读便条,让访客吃闭门羹,对此感到失望。”

  他还表示:“4名原告中3人已离世。既然是法治国家的企业就要服从判决,今后也将继续呼吁磋商。”

  律师金世恩向媒体表示:“将依照判决启动财产没收程序。”对此,林宰成介绍称,“将没收在韩相关企业的股份等资产并变现”。

  此前,日本政府已敦促日企拒绝同意赔偿要求,而至今新日铁住金尚未明确表态。

  同行的日本支援团体“日本新日铁住金原被征劳工案审判支援会”事务局长山本直好强调:“原告的人生因强制劳动被夺去,希望该公司面对事实进行道歉。”

  10月30日,韩国最高法院终审驳回新日铁住金上诉,维持二审判决勒令该公司向4名韩国原劳工赔偿合计4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45万元)。

  日本政府对判决结果表示不满。11月12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表示:“作为政府不予置评,已要求韩国政府立即采取妥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