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商的库存鞋都去哪了?
主页 > 品牌 > 鞋子 >

网络整理2018-01-03 18:00

[摘要]大多数鞋厂烦恼的库存,在这里变成了人人追捧的“香饽饽”。

“小王,那个在包的400件货你看着帮忙点一点啊,这人要一双一双检查的,40分钟的事情要搞将近4小时”。

正在说话的是恒丰集团的老板吕枫,三十出头的她在鞋都晋江经营着一家颇具规模的库存鞋批发公司,吕枫面前的400个大箱子里即装着约4800双的库存鞋,经过最后的盘点、检验后便会发往外地,而她的收益也会因此增加约4.8万元。

在员工眼里,吕枫是一个颇能干的老板。“我们老板会做生意,外地的商人都愿意跟她打交道来买她的货。现在我们客户已经超两万,包括老外都会过来批鞋,刚刚一个客人直接从我们这里拿走两万多双鞋。”员工小王说。

吕枫从摆地摊销售积压鞋起家,一步步把生意做大,目前恒丰集团所在的四层库房中,每层都囤积着多达十几万双库存鞋,其中不乏安踏、贵人鸟、匹克、鸿星尔克、德尔惠等知名“晋江系”品牌。

在晋江,类似吕枫这样的做库存鞋生意的商人不少,他们大都集中于晋江“大井口”——青华鞋服市场。这里的很多商户整个家族全在做鞋,包揽了订单、仿货等鞋产业链上的各类分支,同样也经营库存鞋生意。

据当地人介绍,晋江这边库存鞋基本都被这些公司垄断了,没有他们一些小客户在晋江很难买到库存鞋,“我不知道’大井口’一年具体可以销售多少库存鞋,但起码有几亿双吧”。

晋江的库存鞋交易市场如此庞大并不难理解。

自2012年起,晋江鞋业市场开始为早年盲目扩张付出代价,大小鞋厂进入痛苦去库存阶段,进而将库存鞋市场推向巅峰。

从“晋江系”几家品牌鞋制造商公布的数据来看,领头羊安踏(02020.HK)自2012年至2014年的制成品存货为5.03亿元、4.91亿元、6.68亿元。匹克紧随其后,同期制成品存货金额分别为2.525亿元、2.526亿元、2.435亿元。而特步(01368.HK)同期制成品存货为2.30亿元、2.51亿元、4.36亿元,贵人鸟(603555.SH)则为9210.85万元、7746.20万元、1.50亿元。

可以见得,安踏等晋江系上市公司在2012年到2014年库存总体呈现上升状态,数量也十分庞大。

除去大众熟知的品牌专营折扣店、网络销售等去库存形式,厂家将滞销产品卖给库存商也是其中一种。

在吕枫的库房内,上述品牌多半含括在内,存货年限横跨2013-2016年,码数也都很齐全。吕枫介绍,她厂子里目前最多的是德尔惠。由于这家厂在2012年、2013年生产的鞋子太多,鞋子都不太值钱。

“德尔惠库存鞋的价格在15块到35块间,很好看的也只卖50多一点,这在前几年都要卖50到60块的。”吕枫说道。界面新闻走访德尔惠晋江折扣店,据店员介绍,这个品牌2012年的库存还在源源不断地往货架上送。

大品牌尚且如此,晋江的小鞋厂因瑕疵、破产等原因出现鞋品滞销便更是数不胜数了。

一位熟悉从事库存鞋交易的鞋商对界面新闻表示,“库存商有30%的鞋是从一些大品牌的专卖店打回来的,款式过时,零售也卖不掉,厂家只好卖到库存商那里。另外一些是经销商下的订单,没钱提货,押金也不要赔点违约金就跑了,鞋积压在那里就成了库存,这也是可以拿的。”

这些厂家“欲除之而后快”的库存鞋,辗转到了库存商手里反而变成了香饽饽。

“存货鞋和正价鞋就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前几年晋江鞋品牌打得响亮、卖得好,这两年不太好,同样的鞋子客人干嘛不到我这里买更便宜的呢?”

总结出这句话的是谢澜。

与吕枫一样,谢澜也在青华鞋服市场打理着一家库存鞋门店,不同的是,谢澜只是这家店的员工,而她的老板也只专做晋江一家上市运动品牌的库存。

店内,谢澜和她的同事们正把一双双2015年、2016年库存样鞋摆上货架。其中,2015年的库存鞋正在打特价,17件起拿42元一双,2016年则是1件起拿,76元一双。

由于价格相较正价鞋要便宜近一半,谢澜店内的库存货非常好销,客户基本每隔一个月就会过来拿一次货。

这些客户来自全国各地,有些在商场做特卖,有些自己开网店,还有一些外贸商和国外客人。一位专门从青华鞋服市场拿货做外贸的商人对界面新闻表示,“这个市场有好多个国家,阿富汗、巴基斯坦、尼泊尔、沙特阿拉伯的都有,他们自己国家没有好的生产商,但他们有市场,只要铺开就很好卖了。”

既然这么好卖,这些商人为何不直接到厂家订货,反而要通过库存商这个“中介”来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