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铺养三代的时代已过去 实体商铺如何突围
主页 > 品牌 > 休闲百货 >

网络整理2017-08-28 11:20

俗话说“一铺养三代”,很多人热衷于投资商铺,商铺的保值和增值功能也一直被广泛认可。存钱买个商铺当“摇钱树”,在家坐收房租、坐等回本,简直就是人生赢家。而在繁华地带租一间商铺,做点小生意,亦是不少人的生存和赚钱之道。

如今,由于网络电商异军突起,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等多方面原因,这样的传统创业门路正在不断受到挑战。在我区的大街小巷,门庭冷落或是大门紧闭,张贴着招租或转租告示的商铺时常可见。曾经炙手可热的商铺为何会演变成为“伤铺”,怎样才能摆脱低迷的现状,迎来“柳暗花明又一村”?记者为此展开调查。

图为大街小巷的招租信息。

待租商铺屡见不鲜

图为新开的奶茶店顾客盈门。

近日的一个下午,招宝山街道大教场路上没有行人,道旁的树木洒下一片树荫,显得格外安静。周围的商铺有多家都关着卷帘门,上面张贴着白色纸条,写着“店铺转让”或“店面出租”和简单的联系方式。

“我这个店铺已经招租一年多了,一直租不出去,就这么闲置着,这一年多时间里也就有四五个人打来过电话,最终也没能协商妥当。”其中一家店铺的主人黄先生介绍,近20年前他购入该店铺,面积是27平方米,曾经开过美容店,后来就作出租用。十几年前,租金达到过3000元一个月,十分可观。“现在不景气了,租金一降再降,这边的店铺难租,也难卖,幸亏买入时价格不贵,本钱早已收回。”黄先生说。

黄先生的情况并非个例。近几年,我区的商铺市场遇冷,让广大业主感受到了丝丝“寒意”。“我开这家小吃店四年多了,主要靠做学生的生意支撑着。现在,儿子在安徽老家上中学需要人照顾,我不得不转租,打算回老家。”骆驼街道某店铺经营者罗女士愁容满面,“贴出出租信息很久了,来问的人有,但大多没有诚意。我当初转租这家店的时候还有一笔转让费,和租金一起花了十几万元,现在来问的人只愿意出几万元房租费,价格高了都打起了退堂鼓。”

位于沿江路的某房产商开发的商铺也有不少正在招租,一张张写着旺铺招租信息的字条随处可见。据工作人员王源森介绍,该商圈拥有商铺110套,总计20000多平方米,所有权归开发商所有,2013年起只租不售,其中3000多平方米商家自用,对外出租部分目前约有20%闲置待租。所有店铺三年或者五年一租,租客和开发商签订租赁合同,中途转租需要双方协商。“内街环境幽静,以教育培训、健身行业为主;外街临马路,以餐饮、休闲娱乐行业为主。不少已开店铺其实是老店,以前就有深厚基础,只是迁址或者为了扩大规模。近几年租金一直在降,降幅不算大。”王源森说。

与此同时,我区待售的商铺也不在少数。点开搜房网、58同城等网站,几十条待售的商铺信息整齐罗列,既有即将开盘的临街旺铺,也有开盘多年未出售的现铺和个人二手转让的商铺。“去年以来,我总能隔三差五地接到各种卖商铺的推销电话,都是号称地理位置佳、首付价格低、投资回报率高等,我都一一回绝了,并没有购买商铺的想法。由此也可见商铺的销售并不是供不应求,开发商要通过多种渠道才能吸引顾客。”市民孙女士说。

“遇冷”原因各不相同

图为潘春夫妇开的水果店。

曾经被视为“金矿”的商铺为何会面临待租待售、无人问津的尴尬处境?

“现在都流行网购,大家都懒得出去逛街,我家里各种衣食住行都网上搞定。”市民王先生认为,“网购改变了大家的生活、消费模式,消费者对实体商铺的依赖性日益降低。很多东西在网上买有绝对的优势,价格低、操作方便、可选择性大。”

采访中,王先生的说法得到了众多市民的赞同。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31亿,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到4.67亿,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到2.09亿。

一年前,苏女士在庄市街道经营过一家服装店,深刻地体会到了网络冲击的巨大威力。“店开了半年,房租和水电开销不低,顾客却不多,收入只够保本,根本赚不到钱。差不多的一件T恤,我店里最低得卖六七十,网上只要一半的价格。开店投资大,还得付出起早贪黑的心血。店铺关闭之后我转行成了微商做私人烘焙,还是要顺应潮流。”苏女士说,“服装、饰品、化妆品、数码电器等传统百货业受网络的影响很大,餐饮、生鲜、理发、KTV、药房等店铺尚有广阔的生存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