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更有价值了(好政策,让生活更美好)
主页 > 知识 >

网络整理2018-01-06 15:16

 

  河南南阳市卧龙区潦河镇北京农林科学院二系杂交小麦育种田,30多名博士、硕士研究员在这里展开二系杂交小麦育种研究。目前,该项技术的整体水平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并引领着国际杂交小麦研究方向。
  陈 辉摄(人民视觉)

 
 
 
 

  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科研团队在测试废墟搜救机器人。
  新华社记者 姚剑锋摄

 
 

  每万名科技活动人员技术市场成交额是指按每万名科技活动人员平均的技术市场成交金额。该指标反映技术转移和科技成果转化的总体规模。

 
 

  每万名研究与开发人员专利授权数是指按研究与开发人员全时当量平均的专利授权数量。该指标反映研发活动产出水平和效率。

 

  2016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我国研究与开发人员连续多年不断增长,已超375万人。推行分配制度改革以来,科研人员的收入发生了什么变化?是否与岗位职责、工作业绩、实际贡献联系得更紧密?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得到激发了吗? ——编  者  

  一座2000多平方米的厂房,几台庞然大物隆隆作响,地上整齐摆放着直径从1米到4米不等的石墨色圆盘。“这是碳化硅光学反射镜,专门用于航天领域的,太空中有不少我们的杰作呢!”这儿的“主人”张舸指着天空说。

  这里是中科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新中国的“光学摇篮”。曾经,“招不来人”“发不出工资”“吃大锅饭”一度困扰着年轻的科学家。如今,“收入翻番”“轻装上阵”“成果倍出”……

  青年研究员张舸

  奖励团队100万元,干劲更足了

  只有37岁,但张舸已是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别看现在的他满脸笑意、踌躇满志,刚入所那会儿,却对自己的事业产生过怀疑:科学家就挣这么少吗?更令他费解的是,一个主搞工程的院所,为什么每年还要发表那么多论文?

  2016年起,长光所实行分配制度改革,论文、职称与个人绩效脱钩。“收入有了大幅度提高,多劳多得!”目前张舸的团队承担着12个项目,项目资金基本在千万元级以上,除了绩效工资,科研人员还可以在成果转化方面得到不少收入。

  更令张舸惊喜的是,去年,他的团队在直径4米碳化硅光学反射镜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在国际上实现了技术的弯道超车,所里直接奖励团队100万元。“真没想到力度这么大!”他坦言,这让他的团队凝聚力更强,干劲儿更足了。

  作为重庆人,张舸也曾动过回家的念头。这两年,他凭借自己的能力买了一套150平方米的大房子。“温馨舒适,有家的感觉,决定扎根长春了。”张舸说,“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在这里干有潜力。”

  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初蓓

  35岁以下青年科研人员收入普遍提高

  长光所是公益二类事业单位,国家财政实行差额拨款,全所工资总额相对固定。“针对这样的情况,所里决定将员工收入一分为二进行调整。”长光所人力资源处处长初蓓介绍。

  国家规定的岗位工资,与个人职称挂钩的保持不变,重点调整绩效工资部分。调整后,绩效工资与职称脱离关系,与科研人员在团队中承担的角色、业绩挂钩,大部分人实现多劳多得。

  “我们还调整了考核机制,不少科研人员反馈,有松绑的感觉。”初蓓介绍,过去考核明显缺失个性化。如今,考核指标下发到每个部门,部门再下发到团队,团队可以根据每个人的特长再精确划分。

  比如,擅长写论文的与擅长搞实业的就可以合理分工。改革后,长光所科研人员在各大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数量下降了,但影响力不降反升。“有成果就会出好文章,水到渠成。”初蓓说。